新冠肺炎疫情凸显英国系统性种族歧视

英国新冠肺炎疫情近期急剧反弹。据路透社消息,英国6月21日新增确诊再次超过1万例达10633例。尽管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2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一周左右的数据令人鼓舞,尤其是死亡数字一直非常低,说明疫苗已经在起作用”,卫生和疾控专家并不认同他的说法,并预测英国恐将很快迎来第三波疫情。

对长期因种族主义而处于健康不平等困境下的英国少数族裔人群来说,疫情再次反弹更是雪上加霜。英国《卫报》报道认为,健康不平等是英国少数族裔新冠病例居高不下的主要因素。公共卫生部门的相关数据,也佐证了少数族裔正在面临的困境。在英国,黑人族群的新冠确诊率是最高的。少数族裔人群死于新冠疫情的人数是白人的2到4倍,其中,孟加拉种族人群死亡风险为英国白人的两倍,少数族裔总体死亡风险比白人高10%-50%。英国少数族裔显然正面临着比白人更大的死亡威胁。

汉考克所说的“疫苗已经在起作用”即便是真的,目前可能也更多地适用于白人人群。英国少数族裔的疫苗接种率远低于白人。比如在英格兰,每个年龄段的黑人群体疫苗接种率都是最低的。由于各种原因,有三分之一的年轻黑人表示不太可能接种疫苗。

“个人在特定环境中如何出生、成长、生活、工作和衰老,本身就受到地方资源、金钱和权力分配不均等因素的影响,并导致人群之间的健康不平等。”渥太华大学教授桑尼·亚亚近期在《英国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认为,种族主义、种族隔离带来的健康不平等,几十年来一直根植于英国等国家的主流文化和社会结构中,并在疫情大流行背景下暴露无遗。曼彻斯特大学的露丝·沃特金森博士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在疫情暴发之前,英国就长期存在很严重的健康不平等问题,疫情大流行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健康不平等,而且,“情况不太可能改善,甚至可能变得更糟”。

少数族裔成为疫情中极其脆弱的群体,在很多时候与贫困有关。来自少数族裔居民更有可能几代人居住在一个屋檐下,他们更可能从事医疗等系统与公众大量接触的工作,也更多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这些都增加了他们接触并感染病毒的机会。英国工会联盟秘书长弗朗西斯·奥格雷迪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少数族裔工人为保住工作,更可能从事低薪、不安全的工作,因此面临更大的接触病毒风险。这是病毒导致少数族裔死亡率更高的原因之一,也是结构性歧视的证据。”

在少数族裔疫苗接种率低、防护不足、人群易感等现状下,少数族裔在医疗方面依然受到不平等对待。伦敦大学学院和格拉斯哥大学近期一项联合研究发现,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一直普遍存在的医疗保健不平等现象,疫情发生后更加凸显出来。少数族裔在就诊时,最可能出现预约取消或延迟等问题。诺丁汉特伦特大学讲师布莱琳娜·韦克菲尔德和马里鲍在澳大利亚“对话”网站上发表文章认为,在医疗资源不足的情况下,英国少数族裔人群获得专业医疗的机会更有限,接受不正确治疗(例如用药错误)的风险更高,并且会在接受医疗和保健时受到歧视。

一边是种族主义阴影下的健康不平等,一边是仍在肆虐的“人人平等”的病毒,让英国少数族裔在夹缝中艰难求生。但是,英国政府对此始终是装聋作哑。此前,由于种族问题引发的社会舆论压力,英国专门成立“种族和族裔差异委员会”调查本国种族主义问题,该委员会发表的调查报告却宣称,“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英国存在系统性、制度性的种族歧视”。针对这一结论荒谬的报告,联合国非洲人后裔问题专家工作组、当代形式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问题特别报告员近期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了强烈不满,对英方歪曲和捏造历史事实、美化种族等级制度的陈词滥调,对报告为“白人至上”主义辩护进行了强烈谴责。声明认为,制度上的种族主义、结构上的隐藏和长期不平等,让居住在英国的非裔族群在经济、社会和健康等方面处于全面劣势状态。

对于英国在种族问题上诸多掩耳盗铃的做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近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再次强调,英方对自身人权问题视而不见,却热衷于充当“教师爷”,对他国人权状况指手画脚,其虚伪面目和双重标准暴露无遗。英方应认真检视自身的人权劣迹,切实纠正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凭空捏造、抹黑攻击他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英国新冠肺炎疫情近期急剧反弹。据路透社消息,英国6月21日新增确诊再次超过1万例达10633例。尽管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2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一周左右的数据令人鼓舞,尤其是死亡数字一直非常低,说明疫苗已经在起作用”,卫生和疾控专家并不认同他的说法,并预测英国恐将很快迎来第三波疫情。

对长期因种族主义而处于健康不平等困境下的英国少数族裔人群来说,疫情再次反弹更是雪上加霜。英国《卫报》报道认为,健康不平等是英国少数族裔新冠病例居高不下的主要因素。公共卫生部门的相关数据,也佐证了少数族裔正在面临的困境。在英国,黑人族群的新冠确诊率是最高的。少数族裔人群死于新冠疫情的人数是白人的2到4倍,其中,孟加拉种族人群死亡风险为英国白人的两倍,少数族裔总体死亡风险比白人高10%-50%。英国少数族裔显然正面临着比白人更大的死亡威胁。

汉考克所说的“疫苗已经在起作用”即便是真的,目前可能也更多地适用于白人人群。英国少数族裔的疫苗接种率远低于白人。比如在英格兰,每个年龄段的黑人群体疫苗接种率都是最低的。由于各种原因,有三分之一的年轻黑人表示不太可能接种疫苗。

“个人在特定环境中如何出生、成长、生活、工作和衰老,本身就受到地方资源、金钱和权力分配不均等因素的影响,并导致人群之间的健康不平等。”渥太华大学教授桑尼·亚亚近期在《英国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认为,种族主义、种族隔离带来的健康不平等,几十年来一直根植于英国等国家的主流文化和社会结构中,并在疫情大流行背景下暴露无遗。曼彻斯特大学的露丝·沃特金森博士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在疫情暴发之前,英国就长期存在很严重的健康不平等问题,疫情大流行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健康不平等,而且,“情况不太可能改善,甚至可能变得更糟”。

少数族裔成为疫情中极其脆弱的群体,在很多时候与贫困有关。来自少数族裔居民更有可能几代人居住在一个屋檐下,他们更可能从事医疗等系统与公众大量接触的工作,也更多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这些都增加了他们接触并感染病毒的机会。英国工会联盟秘书长弗朗西斯·奥格雷迪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少数族裔工人为保住工作,更可能从事低薪、不安全的工作,因此面临更大的接触病毒风险。这是病毒导致少数族裔死亡率更高的原因之一,也是结构性歧视的证据。”

在少数族裔疫苗接种率低、防护不足、人群易感等现状下,少数族裔在医疗方面依然受到不平等对待。伦敦大学学院和格拉斯哥大学近期一项联合研究发现,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一直普遍存在的医疗保健不平等现象,疫情发生后更加凸显出来。少数族裔在就诊时,最可能出现预约取消或延迟等问题。诺丁汉特伦特大学讲师布莱琳娜·韦克菲尔德和马里鲍在澳大利亚“对话”网站上发表文章认为,在医疗资源不足的情况下,英国少数族裔人群获得专业医疗的机会更有限,接受不正确治疗(例如用药错误)的风险更高,并且会在接受医疗和保健时受到歧视。

一边是种族主义阴影下的健康不平等,一边是仍在肆虐的“人人平等”的病毒,让英国少数族裔在夹缝中艰难求生。但是,英国政府对此始终是装聋作哑。此前,由于种族问题引发的社会舆论压力,英国专门成立“种族和族裔差异委员会”调查本国种族主义问题,该委员会发表的调查报告却宣称,“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英国存在系统性、制度性的种族歧视”。针对这一结论荒谬的报告,联合国非洲人后裔问题专家工作组、当代形式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问题特别报告员近期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了强烈不满,对英方歪曲和捏造历史事实、美化种族等级制度的陈词滥调,对报告为“白人至上”主义辩护进行了强烈谴责。声明认为,制度上的种族主义、结构上的隐藏和长期不平等,让居住在英国的非裔族群在经济、社会和健康等方面处于全面劣势状态。

对于英国在种族问题上诸多掩耳盗铃的做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近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再次强调,英方对自身人权问题视而不见,却热衷于充当“教师爷”,对他国人权状况指手画脚,其虚伪面目和双重标准暴露无遗。英方应认真检视自身的人权劣迹,切实纠正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凭空捏造、抹黑攻击他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lqizhong.com/,布莱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