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奈:马克思高度肯定的法国资产阶级重农学派政治经济学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lqizhong.com/,布莱顿

岁才接触政治经济学,是法国资产阶级重农学派的创始人,著名的《经济表》是魁奈代表作品之一。

魁奈1694年6月4日出生于距离巴黎几十公里的梅里村,他出生在一个有能力的地主家庭,父亲是律师。尽管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但兄弟姐妹13个人,使得魁奈十一岁时候还没读书。资料说魁奈喜欢读书学习,说有一次他喜欢一本书,就半夜鸡叫时候从梅里村出发,步行几十公里到巴黎书店买书,回来的路上把书就阅读完了。

魁奈十三岁时父亲去世,十六岁外出学医,二十四岁成为乡村医生,三十六岁写成《放血效果的观察》,四十二岁写成《动物经济学》。

此后经过了十三年的医生执业生涯的发展,到了五十五岁时被任命为路易十五的王妃朋巴陀夫人的御医。五十八岁时治好了皇太子的痘疮,后被任命为路易十五的御医。从五十八岁起,开始入住凡尔赛宫,结识上流社会和政治经济学家。

马克思恩格斯在《反杜林论》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多次提到魁奈。马克思指出:魁奈使政治经济学成为一门科学。从这个意义上,魁奈是近现代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真正鼻祖。

魁奈有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他当过多年民间医生,了解民生和社会经济最底层的东西。他推崇自然法。他对财富的定义是,那些有使用价值并在一定人口之间进行买卖的东西。

魁奈的故事是一个励志的故事。魁奈五十八岁才接触政治经济学,最终成为了重农学派的创始人,这个过程本身就相当传奇。魁奈本来是一个医生,学了八年,从十六岁学到二十四岁,这和中国传统社会中医师傅带徒弟的学习机制是很相似的。换句话说,十一岁还目不识丁,十三岁丧父,十六岁跟师傅去学医,魁奈应当没有读过大学,没有系统念过书,但凭着热爱学习的精神和坚持,三十六岁就出版医学专著《放血效果的观察》,这就很了不起。

在任何一个时代,没有出版过系列专著的人,很难被同时代的同龄人或朋友圈所认同。理由很简单:凭啥?魁奈完成了基本的系列出版,三十六岁和四十二岁,完成了两部。其中第二部的《动物经济论》已经涉足哲学论的范畴。

身份好比一个三角凳,由能力、阶层和价值观三要素组成。任何人都需要自我身份的认同。身份认同和意识形态的关系十分密切。举例说明。过去二十多年中,有一个灰色的行业,叫票据中介,主要工作就倒票,倒腾银行承兑汇票,赚取差价,最早一张百万的银票可以挣几百个BP(1个BP等于万分之一),后面逐渐利润率降低到几十个BP,再后来降低到几个BP,再后来网络发展后,FA(中介机构的简称)的生存空间更小(参考:《利息伦理和借贷投融资》,张京宏著,ISBN978-7-5196-0498-1,经济日报出版社,2019年2月)。但是,无论是后来利润几个BP,还是刚开始利润几百个BP,从金融行业从业鄙视链来说,这些倒票的机构和个人是被金融从业者鄙视的,有可能这些被鄙视者早年也挣钱了,但身份不同。

身份的三角凳有时不平衡,会倾斜。根据三个支点的原理,三角向那个支点倾斜,那个支点就承受了更多的力量,相反支撑力就更强壮。魁奈的政治经济学的成功,根源于命运转折点身份转变的成功。从民间赤脚医生转成宫廷御医,这个身份就成了体制内和上流社会认可的身份,这个身份就是进入上流社会的身份证。同样的道理,完成这个转折点身份转变的,关键的是魁奈当赤脚医生时候不断自我刻苦训练完成的两本著作,有了两本著作,就证明了这个人起码不是一个混混,起码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进取的人(参考:《卤阳湖》,长篇小说,张京宏著,天津人民出版社,ISBN978-7-201-16518-9,2021年1月)。当然,从第一本出版到魁奈身份转变的完成,用了整整十九年的时间。这个时间是传播、认同、积累能量的过程。

任何年代都需要身份认同和意识形态认同。魁奈之后,类似的经济学大成者,基本没有像魁奈这样出身贫困的。

萨伊(1767-1832)比魁奈整整晚了七十多年,差不多晚了三代人的时间。萨伊出身法国大商人大资本家庭,很早从商,后来去英国读书,读过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后来1803年写了《政治经济学概论》,书是不错,回到法国准备施展,结果和拿破仑搞不到一块,拿破仑说我就禁止你出版。结果直到拿破仑倒台,才得以出版。尽管如此,萨伊的原生家庭出身比魁奈那是高几个档次和阶层的。

凯恩斯(1883-1946)出身贵族,家就住在剑桥大学附近几百米,砖房子有花园,父亲是政治经济学学者,母亲是社会活动家。拉斯基(1893-1950)出身犹太大富豪家族。哈耶克(1899-1992)也出身贵族,父亲是高山植物学家,同时也是医生,母亲继承的遗产产生的利息足以维持全家贵族的富裕经济生活。

尽管哈耶克主张自由市场,凯恩斯主张政府干预市场,拉斯基主张社会化经济替代资本主义,三个人观点各不相同,哈耶克在凯恩斯和拉斯基死后的四十多年中还是极力反对死去的两个学者的观点,大力宣传自己主张的自由市场的观点,但毕竟三人出身都是贵族。

正因为如此,魁奈的成功才如此激励人心,值得人们和后来的学者学习。魁奈的一生,从童年没有机会读书,到十三岁丧父,到十六岁跟赤脚医生当学徒,到二十四岁当赤脚医生,到三十六岁出版《放血效果的观察》,应当说付出了平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毕竟他没有上大学,没有系统被教育,是在白天当医生,晚上挑灯夜读的情况下,完成了学习,完成了出版和著作的。从三十六岁出版,到五十五岁获得公务员的体制内身份,用了十九年。从五十五岁进入凡尔赛宫,到五十八岁成为路易十五的御医,又用了三年,以治愈皇太子的痘疮为事件,正式踏入了上流社会,开始接触了大臣,学者,政治经济学家。

今天,我们处在全球新冠疫情已经导致1.05亿人确认,死亡已经超过227万人,死亡率超过2.2%的一个新的时代。疫情还在继续。大量的经济萧条,失业率上升,这种情况下,人们不少用碎片化的短视频消磨宝贵时光的时候,同时也应当有万分之三的人,正像魁奈那样,努力提升专业能力,以才能改变阶层和价值观,最终改变阶层,更好服务社会。

马克思主义理论视野下P2P模式在社会主义中国非抵押、非熟人、非征信借贷的

《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简史》英文、简繁体中文版本同步传播发行20210705E

《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簡史》(張京宏 著 2021年6月) 繁體中文版第一版

建党百年党史讲座(13):反外国制裁法、统战工作条例与分层次的党史宣传策

建党百年党史讲座(12):魏家凉皮、山东水饺、卤阳湖相亲与树立正确党史观

张京宏,男,汉族,营销和企业管理方面专家,金融与资本投资者。1977年生,中学时代就读于杨虎城将军创办的尧山中学,大学时代就读于中国矿业大学(1997-2001)。MBA阶段就读台湾世新大学(2009-2012)。博士方向课题研究主要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