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英国布莱顿第74届国际世界语大会

第74届国际世界语大会自1989年7月29日至8月5日在英国滨海城市布赖顿举行。来自50多个国家的2200多名世界语者,包括10名中国世界语者参加了大会。这次大会的最高监护人是威尔逊勋爵。他曾于1964-1970年、1974-1976年两度任英国首相,年轻时学过世界语,并多次表示过对世界语运动的支持。由他做大会的最高监护人,是与会者的极大荣誉。

由于今年的大会是在英国首都以外举行的,为了让外部世界更好地了解世界语和世界语运动,并让与会者有机会游览一下首都的风景和名胜,大会在伦敦举行了两天的会前活动。7月28日隆重的大会预备式将这些会前活动推向高潮。共200多名世界语者、尊贵的客人和记者参加了预备式。预备式是在庄严的古伦敦市府大厅举行的。82年前柴门霍夫曾在这里发表过演说。预备式上,国际世协主席汉弗莱·汤金先生发表了重要讲话。他阐述了柴门霍夫在那次讲话中所倡导的爱国主义的真正含意,这就是热爱自己的祖国,但绝不歧视他国人民。他说,柴门霍夫讲线年后的今天,他这种尊重他国人民的呼声还没有促使人们认识到当今世界的语言问题。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英语将最终解决语言问题。但是,在让各国接受英语为国际语的条件下,怎能谈得上他们的平等呢?这正是大会所要讨论的问题。

预备式上鲁若勋爵代表支持世界语的英国议员们向大会致了贺词。致贺词的还有各国驻英外交使节、爱德华王子、休姆红衣主教,伦契埃大主教和其他社会名流也向大会发来了书面贺辞。

大会的最初几天选出了以威尔斯教授为主席的新的国际世协领导班子。在这个新班子中,除马尔滕斯先生是来自旧班子外,其他都是新人。我们称他们为新人,是因为他们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国际世协领导成员的名单中。但在此之前,他们各自在国内或国际的世界语运动中已有出色的表现,并显示了非凡的才能,他们的名字对我们并不陌生。我们中国世界语者知道威尔斯先生主要是通过他的众多的著作,特别是他那本《世界语语言概论》,而我自己则为他在大会上的多次精采演讲而陶醉。我相信他们将会以新的面貌、新的思想给世界语运动注入新的活力,带来新的进步。中国世界语者衷心地祝贺他们当选,并预祝他们在未来三年的任期中一切顺利。

在告别旧的领导班子之际,威尔斯博士向他们表达了深深的感激。他感谢为他作出榜样的汤金教授,他感谢辛勤刻苦工作多年的马尔滕斯、梅田善美先生和芙洛拉·萨波一费尔索女士,他感谢其他所有的领导成员。他的这番真情表白博得了与会者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在此时刻,我们中国世界语者对旧的领导成员充满了感激和深深的敬意。我们不会忘记,正是在他们任职期间,中华全国世协加入了国际世协,我们不会忘记,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和支持,第7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得以在北京召开,我们不会忘记他们为中国和国际世界语运动所做的一切。我们衷心地希望他们能为我们共同的事业继续不懈地努力。

第74届国际世界语大会的议题是“国际交往中的语言和平等”。这关系到柴门霍夫的理想和我们的运动目的的根本问题,所以引起了与会者的极大关注。参加议题讨论的不仅有专家,也有普通的世界语者。此外人们还专门举行了一次题为“以世界语还是以英语来解决国际语言问题”的辩论。辩论的一方是在日本Humamoto大学教英语的霍尼教授,另一方则是国际世协的新主席威尔斯教授。威尔斯教授是著名的演说家,人们完全不必为他在辩论会上的处境担心。在他就议题作了令人信服的简短的发言之后,霍尼教授说,尽管让英语充当国际交往中心语言有些不公正,但这是既成事实,人们无法改变这一事实。如果世界各地很多人都讲世界语,那么世界语也会象英语那样变得不规则。当然,霍尼教授的观点不会在会场得到响应。他讲话后,听众席上立刻有人进行反驳。最后威尔斯教授总结说:“我们不能接受现在的世界,而是要改变它。在现代交通工具使人们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的世界里,世界语的不规范现象将不会发生。”

激烈的辩论在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霍尼教授单枪匹马地极力为英语辩护,但他同样得到与会者的热烈掌声。大家认为,这样的辩论有利于让世界认识到,只有世界语这种易于掌握而又中立于各党派和个人的语言,将最终解决语言问题。

最近苏联的世界语运动形势有所变化,这种变化也反映在这次布赖顿大会上。共有30多名来自苏联各地的世界语者参加了大会。这是几十年来苏联第一次有这么多的世界语者参加在西方召开的世界语大会。他们不仅参加了大会,而且还积极参加了各种讨论。在国际大会大学作报告的9人中就有2人来自苏联。他们是列夫·麦德约德夫和波维拉斯·耶果洛瓦斯,我们以极大的兴趣听了耶果洛瓦斯的关于立陶宛的世界语运动的专题报告。报告后,人们向他提了很多问题,以便获得更多的消息。此外,苏联世界语者还在文艺节目方面为大会作出了特殊的贡献。正因为如此,国际世协新任副主席林斯先生称他们为大会的崭新成分,并希望在以后的大会上再见到它。

召开读者座谈会,借此向我们的代销人,读者及朋友表示问候并征求他们对刊物的意见,这是我们中华全国世协和中国报道社代表参加大会的主要任务之一。今年的座谈会于8月4日下午在拉本纳大厅举行,共有200多人参加。与往年不同的是,读者在座谈会上不仅就改版后的刊物的内容、形式等提出意见和建议,而且就一些问题,如用汉语拼音转写中国的人名、地名及《中国报道》的名称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甚至是争论。不管读者的观点与我们的是否相同,我们从他们热情的发言中深深地感受到了他们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

我们感到高兴和荣幸的是,原国际世协副主席梅田善美先生,新当选副主席林斯先生及另一位新当选的领导成员徐吉洙先生和世界语研究院院士安德列泽伊·佩廷先生都出席了我们的座谈会。梅田先生高兴地接受了我们请他组织读者访华团以参加明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报道》创刊40周年庆祝活动的请求。他在会上介绍了我们编辑部制定的旅游路线月下旬访问上海时所看到的形势。他说,上海的形势稳定,他所接触的中国官员都向他保证,中国对世界语的支持不会改变,去那里没有什么困难。佩廷先生也讲了话。他是波兰电台经验丰富的记者和编辑。他对我们的编辑工作提了很有启发性的意见。他建议我们加强与北京电台世界语组及其他世界语组织的合作。他号召与会者在《中国报道》创刊40周年之际广泛地为它开展征订活动。面对这些热情的朋友,我激动得除了“谢谢”之外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然而我知道,只有加倍努力,继续改进刊物,才是我们对读者的友谊和支持的最好报答。

在短短的大会期间,我不仅享受了大会丰富的专业和文艺节目以及布赖顿的美丽景色,而且更重要的是体验了82年前柴门霍夫所宣扬的人类之间的兄弟情谊。布赖顿大会圆满地结束了,然而我们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今后应当做些什么?汤金博士说得好:“我们应当继续弘扬柴门霍夫的理想并为平等的交往而奋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lqizhong.com/,布莱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